食品网,食品行业门户网站,宣传食品安全发展,服务品牌创建品牌传播。食品行业影响力融媒体整合传播推广平台。
酒庄评选
您现在的位置:食品网 > 头条 > 正文

叶歌观酒:酱酒指向新坐标,进入“左岸时代”还需要多久?

2022-05-27 08:59        来源:食品网

  泸州古蔺白酒产业在提速,正在“十四五”末将实现“三翻番”的路上。

  强关注点之①:

  在《泸州市“十四五”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规划》中可见,“十四五”期间,将“一体两翼、一群三区”为战略引领、“一核三带五组团”产业空间布局、“两区五地两体系”发展路径实施,加快推动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规划提出,到2025年泸州市白酒营业收入达到1500亿元,力争2000亿元,到2035年泸州白酒行业再新增纯粮固态产能25万吨,营业收入达到3000亿元。

  泸州产区中的核心区古蔺,力争到2025年,白酒产能达到17万吨,产值700亿元,主营业务收入500亿元,税收150亿元。2035年古蔺白酒产业将建成产能23万吨,实现产值1000亿元,主营业务收入700亿元,入库税收200亿元,把古蔺经开区建设为“国家开发区,千亿产业园区”,建成酱香酒谷核心区,世界优质酱酒产业集群。

  强关注点之②:

  为落实“一体两翼”特色发展战略,泸州产区规划了52个酒类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将引资的总金额超过440多亿。其中,茅溪镇酱酒是泸州产区招商中重头,茅溪镇以230亿的引资规模占据了其中的五成以上,同时茅溪镇的4个项目预估每年销售收入为500亿。

  这意味着,作为中国白酒核心产区的酒城泸州,把酒业作为支柱产业、强市产业,依托原产地优势推动白酒产业领先发展。而在围绕“中国白酒金三角核心发展区”以及“发展千亿白酒产业”的战略部署中,与茅台镇仅一河之隔的古蔺茅溪镇正大举布局,聚力奋发打造世界顶级白酒产区,以酱酒为主的产业布置将依托“世界美酒特色产区·中国酱酒之乡”品牌,打造层次清晰、辨识度高、影响力强的古蔺生态酱酒品牌。

  古蔺,赤水河岸酱酒产区的最后一块净土?

图片

  中国食品报中国酒周刊、酒庄号团队

  “左右两岸”群雄逐鹿

  【酱酒步入发展成熟期,产业支撑是产区】

  作为一条酱酒谷的赤水河,奔流云川贵三省512公里,沿岸布满酱酒企业产能总和达到行业的90%左右,包括了大部分的强势高端酱酒品牌,可谓是一条群雄逐鹿的“美酒河”。

  在赤水河右岸,按照规划的酱酒扩产项目的产能已超过10万吨以上,主要集中在赤水河右岸流域。以茅台镇、习水镇为主的贵州辖区内,成就了贵州茅台、习酒、国台、钓鱼台、怀庄、汉台、夜古郎、金沙回沙酒、珍酒等多个酱酒品牌。仅茅台集团旗下,未来将形成茅台酒、系列酒产能各5.6万吨,以及习酒产能5万吨的产能,并且多家酒企也正加速扩产。

  在贵州省正式发布的2021年“千企改造”工程省级龙头和高成长性企业名单中,茅台、习酒、国台、金沙、珍酒、贵州醇、安酒、夜郎古、董酒、小糊涂仙、贵酒等19家酒企的项目入列,提出了“打造全省百亿产值千亿市值白酒产业,将习酒、国台酒、金沙酒、珍酒、董酒、钓鱼台国宾酒等打造成百亿以上产值”目标。

  其中,仁怀市政府提出打造仁怀酱酒“百亿军团”,到2025年产能提升至25万千升,并新增规模企业30家以上,培育白酒上市公司5家。到2025年,酱香酒产量力争达到50万千升,销售收入超过2000亿元。尤其是,随着酱酒热潮到来,包括海航、海银系、巨人投资、劲牌、金东集团等业内外知名企业,均在仁怀市投资酱酒项目,投资总规模早已以数百亿计。

  同样,毕节市白酒产业正成为其继煤电以后的第三大支柱性产业,2021年规模以上的白酒产量为17349千升,增长20.1%;习水产区产能规模达到10万吨,总产值超过133亿元,“十四五”末将推进产能至25万千升、实现工业总产值500亿、白酒销售收入300亿、税收100亿。

  在赤水河左岸,古蔺县重点发展推进酱酒基地建设项目,不仅在于自身的地缘优势,更与泸州市发展白酒产业的大势相关。2020年泸州市就提出加快推进酒类重点项目建设,力争实现“千亿产业、百亿税收”和“千亿园区”的目标。

  预计到2025年,古蔺县白酒产能达到17万吨,产值765亿元,主营业务收入535亿元,税收150亿元;到2030年实现产能23万吨,产值1035亿元,主营业务收入725亿元,入库税收200亿元,全面建成世界优质酱酒产业核心区。

图片

  这表明,一方面在建设茅溪镇酱酒园区的巨大目标之下正在加速推进。另一方面对标“茅台镇”除了资金的支持,更有相关的产业基础、具备竞争力的酱酒品牌。

  除茅溪镇之外,古蔺县还拥有颇具酱酒规模的郎酒生产基地二郎镇与仙潭生产基地的太平镇,以及永乐镇酱酒园区等多个酱酒基地。其中以郎酒、潭酒等为主体的酱酒企业,产能达6万吨。

  对于产区来说,也正是在郎酒的引领下,仙潭酒业、川酒集团酱酒公司、金美酒业等古蔺产区内酱酒企业开始破层出圈,在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展示地区形象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示范作用。

  同在古蔺产区川酒“十朵小金花”的潭酒,在经历了2020年的深度调整之后发力, 2021年其全年销售总额超17亿,同比增长740%,并特别高调地定下了2022年销售额42亿的目标。

  作为古蔺产区“小巨人企业”的川酒集团酱酒公司旗下的赤渡酱酒,仅一年多的时间就实现了从0到2亿元的跨越。目前川酱公司位于二郎和永乐的两个生产基地,年产能也达到15000吨,储能近50000吨。

  其中,在泸州的南部酱酒白酒产区可见,二郎—太平—永乐酱酒组团、泸县浓香白酒产业组团、龙马潭浓酱兼香基地组团和纳溪酒镇酒庄组团等“五组团”,成为支撑泸州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强劲源动力。

  除了泸州外,宜宾也是酱酒的主产区,酱酒年产能达4万吨,其中五粮液约2万吨,国美酒业和金良造酒业各约5000吨,南溪天成酒业约2000吨。产区主要以酱香基酒销售为主,成品酒销售较少,知名品牌主要为五粮液的永福酱酒、飞天15酱等产品。

  同样,去年5月,在赤水河源点的云南镇雄,由云南省政府牵头,拟在此打造首个的高原酱香型白酒产业园区。这意味着,从赤水河上游到赤水河下游,酱香白酒企业的数量和规模将进一步增加,茅台镇酒企的密度将会向古蔺、习水、赤水、金沙等产区转移。

  在业内来看,整个赤水河会形成数个“茅台镇”,赤水河在“一盘棋”的新格局中,进一步以缩小上下游发展差距、打破左右两岸不均衡布局、构建赤水河酱酒生态承载的天花板。

  正如川酒集团总经理杨官荣所表示,“有美酒河之称的赤水河流经贵州、四川,黔派酱酒和川派酱酒拥有共同的地理位置和生态环境,都能生产出优质酱酒。”

  “东浓南酱+千亿产区”

  【“十四五”规划指引,古蔺产区绘制新版图】

  “十四五”期间,古蔺将充分发挥四川省优质酱酒产区优势,实施“酒业强县”发展战略,打造与贵州仁怀、习水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世界优质酱酒产业集群,加速向“千亿产业、百亿税收”目标奋进。

  计划中,2025年古蔺县力争白酒产能达到17万吨,产值700亿元,主营业务收入500亿元,税收150亿元。

  展望中,2035年古蔺白酒产业将建成产能23万吨,实现产值1000亿元,主营业务收入700亿元,入库税收200亿元。古蔺经开区将全面建成国家级开发区、千亿产业园区、中国酱香酒谷核心区,世界级优质酱酒产业集群。

  以上这是古蔺白酒产区的“十四五”规划目标,也是古蔺产区再开启的酱酒新版图。

  今年年初,为落实“一体两翼”发展战略,泸州产区内规划了52个酒类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明确了的总投资额为442.36亿元。

  从产区招商可见,茅溪镇酱酒是招商重头,在400多亿元的酒类投资中,茅溪镇以230亿的引资规模占据了其中的52.07%,同时茅溪镇的4个项目预估每年销售收入为500亿。

  作为“千亿产区”战略,透过泸州产区大规模的招商布局,可见泸州产区的进级部署十分清晰,以“东浓南酱”的产业布局正成为泸州实现“十四五”末1500亿营收目标的主要发力点。

  一方面将加快赤水河沿线“左岸”重大酱酒项目规划建设,重点推动郎酒酿酒工程技改、古蔺茅溪酱酒九坝、仙潭技改等项目。另一方面,泸州产区为浓香企业转型升级打出“整合兼并”牌,通过成立川酒集团一次性整合泸州市88%的酒类骨干生产企业,并引导有潜力的原酒企业通过增资扩股,引入外来资本的方式做大做强。

  正为此,泸州市全力以赴以“一体两翼”为战略支撑,优化酒业“一核三带五组团”发展格局,打造白酒产业生态圈、建成世界级优质白酒产业集群的新版图和雄心跃然纸上。

  也由此可见,在贵州酱酒产业“溢出效应”之下,泸州正在加大酱酒产业的发展力度。业内认为,泸州市在茅溪镇规划酱酒产业园,也是对川酒整体布局的一次有力补充。

  梳理可见,白酒产业一直是古蔺县支柱产业,酒业在全县GDP占比长期保持在40%以上,2021年,全年实现白酒产值195亿元,销售收入154亿元,同比增长13%,古蔺实现酱酒产业高速发展,主营业务连续4年破百亿,累计上缴税收82亿元。

  不仅如此,四川将“浓酱双优”写入川酒“十四五”规划,提出要发挥全国浓香型白酒强省和唯一的“浓酱双优”省独特优势,依托长江上游优质浓香白酒核心区和赤水河流域酱香酒谷,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提升产业协作水平。

  古蔺作为四川优质酱香型白酒唯一产区,可见其发展潜力和重要性不言而喻。在产区内各企业蒸蒸日上的同时,古蔺县精心部署茅溪九坝、茅溪天富、二郎龙滩、太平煌家沟4个百亿级项目,全力开发二郎、茅溪、太平、永乐四大优质酱酒产区,用5至10年时间打造全省优质酱酒主产区,建成世界级酱酒产业集群。

  此外, 古蔺县抢抓泸州作为“国家供应链创新与试点城市”的机遇,建立围绕白酒产业发展包装印刷、物流运输等配套完整的白酒产业链,着力打通原粮基地、白酒酿造、文化旅游三产互融产业链,将三产融合作为产区的强力支撑。

  在茅溪镇,布局发力酱酒产业,同样代表了四川酱酒发展的良好态势。其中,泸州产区计划在“南翼”酱酒发展重点构建全产业链,整体围绕推动原粮种植、酱酒酿造、质量管理、品牌塑造、市场营销、文化旅游等项目展开,形成独具特色的酱酒生态圈。同时,支持古蔺高标准建设30万亩酿酒糯红高粱基地,支持叙永县发展洞藏、包材、仓储、物流等配套产业,进一步推动酒旅融合发展。

  同样,经过多年的发展,古蔺县作为酱香型白酒的发源地和主要产区,其独特的纯粮固态酿造工艺技术不断完善,形成了大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酿酒技术。目前古蔺酒业已基本形成了“以郎酒为引领,仙潭酒业、川酒酱酒、金美酒业为支撑,若干中小酒企竞相发展”的酒业梯次发展良好格局。

  随着以泸州老窖、郎酒、川酒集团“三大龙头”为引领,环球佳酿、潭酒及其他“腰部”企业为支撑,以及其他规模以上酒企和中小微企业梯次成长、协调发展的新格局初步形成,泸州产区为白酒产业勾画了一个独具特色的产业发展模式。

  业内人士认为,泸州白酒作为川酒、乃至整个白酒行业首个提出冲击3000亿营收的产区,这是泸州白酒的发展底气和远见谋划。

  可以明显看出,未来的古蔺将充分发挥四川唯一优质酱酒产区的资源优势,在各级政府政策支持与指引下,一个比肩茅台镇的酱酒第二极产区已呼之欲出。

  酱酒进入“左岸时代”

  【中国酱酒新热点,又一个风口在古蔺。】

  赤水河对岸的古蔺,与茅台一河之隔,有二郎、永乐、太平、茅溪四大酱酒镇,与川酒“十四五”首次提出的“浓酱双优”相呼应。正如在规划中明确的,支持泸州打造世界级赤水河酱香酒谷。

  首先,与茅台镇一河相隔的古蔺茅溪镇,成为行业瞩目的世界酱香酒产区基地核心区。

  从地理生态环境来看,古蔺地处中国白酒金三角核心腹地,四川产区汇聚了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等一众中国名酒,其在地理、气候、水质、土壤、环境与茅台镇如出一辙,同属中国酱酒“圣地”,具有不可复制的稀缺性、独特性和唯一性。

  其次,古蔺县属长江水系,赤水河流经古蔺长120公里,为酿造酱酒提供了优质酿酒水源,也更盛产优质红高粱,同时也盛产制曲所用小麦,这里酿酒原料丰富。

  与此同时,2021年底,古蔺县规划建成高标准农田28万亩,保粮种植115万亩以上,粮食稳产35.2万吨以上,足量的原粮供应为酿酒产量提供了充足的保证。

  从酱酒产区来看,贵州产区产能在35万吨左右,四川产区保守数据在15万吨以上,其它湘、鲁、桂等产区在5万吨左右。

  多年来,四川着力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引导产业集聚集群集约发展,在白酒领域,川酒早已杀入酱酒领域,自成一派。

  一方面,酱酒将以赤水河流域为主产区,形成以茅台镇为圆心,以赤水河为内环,以长江名酒带为外环并呈现泛南方化趋势,形成层次丰富的酱酒产业集群。另一方面,一直被称为浓香圣地的四川,近年来在酱酒产业上已成为仅次于贵州产区的全国第二大优质酱酒产区,以二郎镇、太平镇为主的泸州产区成为四川酱酒发展最好的核心产区,郎酒与潭酒皆坐落于此。

图片

  其中,郎酒作为四川酱香型白酒代表企业,将在5年内实现郎酒酱香酒年产能过5万吨、储酒30万吨的目标;潭酒作为川酒的腰部力量、十朵小金花之一,已规划出十年成长为百亿企业的战略目标;川酒集团布局川酱科研基地,将形成产量2万吨、储酒6万吨以上的酱酒综合生产能力,年产值达20亿元以上。

  同样,在川派酱酒的崛起中,川酒集团早在2018年就开始布局酱酒产业,打造了核心品牌赤渡酱酒,目前川酒集团川酱公司建有二郎和永乐两个生产基地,年产坤沙酱酒达10000吨以上,储能50000吨。

  从现实成绩单中可看到,四川白酒一直是中国白酒的定盘星。2021年整体占据全行业51%产能,57.2%营收和38%利润,保持着每两瓶就有一瓶川酒的强势力。除了传统浓香品牌极度成熟不可撼动的优势,也有青花郎、潭酒、15酱、国酿等川酒产品成为增长的新引擎。

  事实上,值得关注的还有,一大波瞄准古蔺产区的资本已在路上。

  去年,古蔺分别与江苏综艺集团、四川铁路集团有限公司、正黄集团有限公司、四川仙潭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10家企业进行了集中签约,投资金额近200亿元一举成为“吸金王”,其项目涉及白酒制造、文旅康养、现代农业3大类共10个项目,并且还与三裕酒业、泸北房产签订投资框架协议,签约项目总投资超8个亿。

  今年2月,古蔺县人民政府与四川德顺坊酒业有限公司签订项目投资合作协议。将通过德顺坊酒业的产业输入,协力打造赤水河左岸千亿级酱酒产业集群,将“德顺昌”白酒品牌建设成为百年品牌。

  3月,泸州市酒业发展促进局及泸县商务和经济合作局发布公告称:为贯彻落实“一体两翼”特色发展战略,泸州产区规划了52个酒类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可明确的总投资额为442.36亿元,其中,古蔺县引资规模占据半壁江山。

  种种迹象表明,目前古蔺已经明确了以“产能提升、品牌培育、融合发展”为发展方向,以“品牌、品质、品味”为发展战略,将充分调动一切资源、一切力量,抢抓酱酒发展的黄金期和机遇期。

  可以预见的是,在酱酒主产区的赤水河两岸,以仁怀市和古蔺县为主的两地政府,也比拼加快酱酒产业的布局。

  同时,随着古蔺产区的进一步壮大,不论是政府层面,还是行业层面乃至业外层面,资本向古蔺集中已成为一个正在演进的趋势。

  今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了“四川省泸州市赤水河流域水源涵养和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2022-2025年”第一批中央资金2.4亿元,总投资6.23亿元,涉及叙永县和古蔺县两县46个乡镇,获得中央预算内资金支持4.8亿元,将用于叙永、古蔺两县以岩溶区石漠化治理为主的生态修复工程。

  如果说当右岸的产区进入极限,那么左岸才刚刚开始,未来不可错过的就是“左岸时代”,一个新的酱酒发展阶段也正在加速到来。

  酱酒指向新坐标。你怎么看?

分享到:

上一篇:四川蒲江“三湖春”杂柑品种通过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现场评审
下一篇:为火锅产业赋能,2022火锅开发者大会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