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网,食品行业门户网站,宣传食品安全发展,服务品牌创建品牌传播。食品行业影响力融媒体整合传播推广平台。
服务消费经济 诚邀各大品牌合作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食品网 > 综合 > 正文

宽窄观察:曹世如和她的红旗连锁,如何消除发展中的“堵点”?

2023-05-29 09:24   浏览量:10849     来源:宽窄研究院

  前不久,红旗连锁发布了2022年年报。据财报显示,2022年实现含税主营收入112亿元,较上年同期稳步增长 7.09%;归母净利润4.86亿元,同比增长0.90%。自有业绩数据的2009年以来,公司营收已经连续14年保持增长。

  从数据上来看,红旗连锁一直保持着持续性增长。但事实上,红旗连锁超市也存在服务差、物价高、物品不新鲜等方面,市民及消费者反映出红旗连锁不少诟病。不仅如此,从其年报上也暴露出了库存积压严重、市场扩张艰难等问题。

  生存逻辑:

  密度为王,打造“一刻钟便民生活圈”

  据不完全统计,在已发布2022年度业绩报告或预告的11家商超上市企业中,除了家家悦、红旗连锁、三江购物实现盈利外,超过7成的企业均为亏损。

  分析亏损的原因,大多与疫情及内外部激烈竞争相关。这些共性原因之外,业绩起伏也与商超上市企业的战略布局相关。同样,红旗连锁能保持十余年增长也与其差异化布局与定位分不开。

  红旗连锁一直专注做“便利超市”业态,相比一般便利店、烟酒杂货铺,红旗连锁是有生鲜食品、商品SKU更多更全的“社区型标超”。相比一般超市,红旗连锁又从门店选址布局到商品选品到便民增值服务的提供上均做足了“便利”二字。

  满足消费者即时性消费需求,便利性需求,让红旗连锁布局要道,拥有流量。对消费者日常生活需求的满足——标超,则造就了红旗连锁的经营丰富度、辐射能力与顾客粘性。

  截止2022年末,红旗连锁注册会员人数已超500万,年进店消费人次超4亿。

  便利性价值还在持续深挖。红旗连锁称,围绕“便利”二字,公司正在向“3个5”服务目标努力。所谓“3个5”,即红旗连锁要打造的“一刻钟便民生活圈”——“5分钟到店、5分钟选购、5分钟回家”。

  红旗连锁另一大竞争力在于密集式开店的网络布局形成了以成都为中心向周边地区辐射的“密度为王”的规模优势,进而产生网络效应。目前来看,红旗连锁在“大成都”范围及周边市区已形成了网络布局优势。截至2022年末红旗连锁成都市区的营收占比达51.95%,超过一半。

  基于线下门店所带来的网络效应,红旗连锁的线上业务也得以推展,这是红旗连锁未来的一大看点。目前,红旗连锁以“红旗云”为中心,做了到家,直播等各方面线上业务。

  饱受诟病:

  价格高、服务差、过期产品仍在售

  但主打便民的红旗超市并未真正意义上让消费者产生良好的粘性,除了急需品外,在其余物品的采购上,红旗连锁绝不是大众消费者首选。不仅如此,红旗连锁长期以来饱受消费者诟病。众多消费者表示,红旗连锁普遍存在商品价格高、员工服务态度差等问题,还有部分消费者表示一不小心就会买到过期产品。

  经查阅,在政务服务管理、黑猫投诉、小红书等平台都发现了不少相关投诉。虽然有不少是2021年甚至更早的历史记录,但2022、2023年也有类似投诉,从某种程度而言,超市方并未对此类问题引起足够重视。

(以上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以上均是针对销售过期食品的投诉,试问,以“便民”为口号的红旗连锁超市,连食品安全都无法保障又何谈“便民”“惠民”?

  除此而外,在物价方面也出现消费者对红旗连锁的各种投诉与吐槽:

  对于物价偏高这个问题有业内人士分析,红旗连锁的经营模式是通过密集的网络布局向消费者提供便民服务,而消费者所购买的商品中会包含“便利”需要支付的溢价,这也导致一些有充足时间对商品进行“货比三家”的消费者会产生“红旗连锁价格贵”的观感。对于红旗连锁是否会考虑产品降价或平价,相关负责表示其施行“六统一”和“三个没有”的运营模式,导致了红旗连锁超市的商品成本高于其他超市。

  但随着即时零售玩家前仆后继地涌进赛道,不计盈利的补贴政策加剧了消费者的落差感。倘若红旗连锁无法展现自身商品的差异性与性价比,那在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便民服务可以在手机上完成,消费者到店的诉求变少,其整体营收将很难持续增长,相应毛利水平也很难维持在30%左右。

  另外,据内部员工透露,相比同级商超,红旗连锁的待遇还算过得去。但员工会面临盘点亏空、临期、过期产品等的处理与赔付,尤其对于新员工而言,不仅压力大,而且套路多。这或许也是过期产品还会上架售卖的原因之一。不得不说,红旗连锁在对员工的管理上还需优化与加强。而对于消费者的质疑与投诉也不能视若无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隐忧待解:

  库存高企、门店减少,面临扩张难题

  红旗连锁发布的2022财报中,不仅展示了其穿越行业低谷的韧性,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发展忧患。

  据财报显示,红旗连锁存货周转天数近年来持续保持在高位,远高于零售同行。其2022年的存货周转天数由2021年的81天上升到90.5天,几乎是永辉超市50天的两倍。

图注:红旗连锁2015-2022存货周转天数变化曲线图

  存货周转天数过长,意味着企业拥有过多存货难以销售,库存积压严重,进而出现商品过期、降价促销等情况,使得企业经营成本提高,经营风险增大。这或许是投诉满天飞的根本原因。

  不仅如此,据年报显示,以“密度为王”为规模优势的红旗连锁,2022年新开门店91家,旧店改造400家,共有门店3561家,同比去年,实际总量减少41家。虽然“关店止损”是提升营收的惯用伎俩,但对比红旗连锁此前的数据,更揭示了背后商业逻辑的瓶颈。

  几乎与行业趋势背道而行,2022年中国便利店TOP100公示中,前十排名门店数来看,整体呈现扩张趋势,其中美宜佳以3840个门店增长最多,罗森以1175个门店增长数第二,昆仑好客、天福、十足、7-11、芙蓉兴盛等门店都是三位数增长。仅红旗连锁、易捷、全家FamilyMart 门店出现下滑。

(数据与排名源自网络)

  再从市场占有与分布来看,在最新数据中,红旗超市虽以7.6%的全国市场占有率,超过了全家的6.9%与7-11的6.1%位居第三。但如果从区域角度来看,红旗目前的身影仍仅仅止步于成都,年报数据,成都市区和郊县的营收占比分别为51.94%和37.38%,占据红旗整体营收的近九成。

  由此看来,红旗连锁想要稳固或者上升自己的“排位”,无疑需要继续扩张。但是参考红旗近年扩张成果,走出成都困难重重。

  首先,红旗连锁面临的问题是市场饱和。最新财报中显示,截至2022年末,红旗连锁成都市区及郊县的营收占比高达89.32%。即使继续开店,也会对每家门店的销售额造成冲击,单店效益递减。因此,成都市内及郊县快速扩店行不通。

  其次,省内扩张也充满挑战。其多年来在川内二级城市的扩张速度一直低于成都,想要通过二级地市来扩大规模,难度非常大。

  另外,省外扩张还需观察。红旗连锁的省外扩张之路非常曲折,近两年仅以品牌和技术输出的方式在甘肃开店。目前,甘肃仅开设98家。

  虽然红旗连锁在年报中表示,2023年公司将加速门店拓展步伐,如果不能解决以上问题,仍可能会是死局。

  与此同时,红旗连锁还面临着“创始人交班”的问题,红旗连锁创始人曹世如女士已经年过七旬。未来,不论是其儿子曹曾俊接班,还是第二大股东永辉超市接手,想要有所突破,都避免不了组织架构层面大调整带来的阵痛。

  总的来看,随着消费升级和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消费者对品质、服务和便利性的要求越来越高,这给红旗连锁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遇。同时,线上线下融合、数字化管理等新趋势也将成为其重要的发展方向,但是也需注意行业竞争不断加剧带来的风险。

  红旗连锁虽然在经营中存在一些问题,但多年来在做公益回报社会方面还是值得肯定的。近日为四川 教育部门捐赠260万元,款项将主要用于资助家庭困难的优秀学子、关爱困难教师等,成立以来,红旗连锁为社会捐款捐物上亿元,曹世如董事长个人向社会捐赠超3000万元。

  也希望红旗连锁会在多方面加强管理,成为零售连锁业界中的优秀品牌,成为市民“好邻居”。一个想成为优秀的企业,如果不在细节上服务上价格上做出自己的竞争优势,未来的路上会遇到什么更大更麻烦的情况问题也很难预料。

  (来源宽窄研究院)

分享到:

上一篇:沪上阿姨:解锁流量密码“万店计划”再提速
下一篇:共同掘金四川白酒消费大市场 多方协力共建发展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