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网,食品行业门户网站,宣传食品安全发展,服务品牌创建品牌传播。食品行业影响力融媒体整合传播推广平台。
酒庄评选
您现在的位置:食品网 > 头条 > 正文

酒庄号观察|资本收购“梦碎”茅台镇,酱酒热发出“退缩”信号?

2021-10-29 09:01        来源:中国食品网

  众兴菌业告吹,吉宏股份折戟,两家业外资本的跨界收购案相继“退缩”止步之后,被业界关注的“炒作者脱身,酱酒热退烧”事件,或给未来的酱酒发展带来思考。

  业内人士认为,从“围猎”到“离场”,资本对酱香酒的热度似乎已“退烧”。

  终止收购背后,资本尴尬什么?

  10月19日晚间,有意收购古窖酒业的吉宏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现公司决定终止收购贵州钓台贡不低于70%的股权,交易双方就终止相关事项达成一致意见。

  今年6月,吉宏股份与自然人蔡啟俊、自然人王安签署《股权收购意向协议》,拟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受让股权、增资等方式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钓台贡”)不低于70%的股权,进而持有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古窖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窖酒业”)资产。

  此事一宣布,引起业内关注。业内人士直言,收购只有24口窖池这样产能就像个笑话, 1993年才成立、年产优质酱香基酒180余吨的吉窖酒业就是一个小的壳资源,如果规模化生产销售,以古窖酒业的现有产能很难支撑。

  事实上,吉宏股份此次收购并不被市场看好,原因之一在于古窖酒业规模非常小。

  资料显示,古窖酒业2020年末资产总额8752.09万元,负债总额8600.14万元,净资产仅为151.95万元,2020年仅实现销售总额 138.48 万元,实现净利润-177.72 万元。显然,处于亏损状态的古窖酒业算不上好标的。

  细查注意到,今年1月29日,钓台贡酒业通过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竞拍,以1.54亿元的交易价格取得挂牌转让古窖酒业100%股权,并于2月2日与古窖酒业原股东—四川省国资委控股企业四川富润志合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成都富润财富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产权交易合同》,除支付上述竞拍价格外,钓台贡酒业尚需代古窖酒业一次性偿还四川富润企业重组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全部债权本息总额2076.52万元,钓台贡酒业于2月4日支付受让古窖酒业股权的全部交易对价共计1.75亿元。因此,相较于古窖酒业2020年末净资产溢价率高达114 倍。

  就此事,吉宏股份收到深交所下达的问询函,要求吉宏股份说明在古窖酒业资产业绩亏损、收入规模小、资产负债率高企情况下,高溢价收购标的资产的原因及必要性。

  资料显示,吉宏股份位于厦门,公司主要业务为互联网To B端(精准营销广告)和To C端(精准营销跨境电商),以及线下为客户提供全案包装设计及营销服务。2016年上市后,通过新设厦门市吉客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深圳吉链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等公司切入互联网行业与区块链技术应用领域。

  2021年中报显示,吉宏股份分上半年实现营收24.91亿元,同比增长29.97%,实现归母净利润1.82亿元,同比下滑29.66%,其业绩表现增收不增利,主要受到海外疫情持续时间较长,消费者购买力下降等因素影响。

  同样,10月15日晚,众兴菌业也称“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公司决定终止收购圣窖酒业100%的股权。众兴菌业在公告中指出,2021年8月25日公司决定终止本次收购,随即公司与交易对方就终止涉及的相关事项进行了多次沟通协商,争取取得对方的同意。最终经多次反复友好协商,目前双方就终止相关事项达成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众兴菌兴与圣窖酒业的收购事项于8月25日就已终止,然而正式终止公告在10月15日晚才披露,这也令人质疑众兴菌业信披违规。

  资料显示,众兴菌业位于甘肃省天水市,是一家从事食用菌研发、工厂化培植与销售的现代农业企业,主要产品为金针菇、双孢菇、鹿茸菇。从2017年至2019年,众兴菌业的归母净利润连续下滑,这三年分别下滑了10.24%、21.32%、38.89%。这足以说明,众兴菌业主业经营不善。

  2021年上半年,众兴菌业归母净利润为0.13亿元,同比下降了77.69%;扣非净利润为-0.15亿元,已是亏损状态,下滑幅度达141.73%。从前三季度来看更不容乐观,其净利润预计亏损4500万至5500万元,而第三季度预计亏损5753.15万至6753.15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众兴菌业与吉宏股份一度对酱酒抱有幻想,在资本市场上尝到了“沾酒就涨”的滋味,同样这两家公司的股价分贝已跌超50%、近50%。

  茅台镇“大洗牌”,酱酒热退烧?

  同样在6月宣布,为何在短短四个月内,这两家企业的酱酒“梦碎”?

  首先,众兴菌业与吉宏股份都属于业外资本,众兴菌业是一家专业从事食用菌生产和销售的现代农业企业,吉宏股份主要从事互联网行业与区块链技术应用领域,与酒业并不能起到协同作用。其次,被收购酒企的体量规模都不大。吉宏股份拟收购的古窖酒业仅有24口窖坑,而被众兴菌业看中的圣窖酒业在2018年-2020年前8个月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79.48万元、810.03万元和1014.80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两家跨界玩家或看中了酱酒的热度“染酱”才提出跨界收购案。

  无论是玩区块链的吉宏股份,还是卖金针菇的众兴菌业,似乎都在资本市场用脚投票。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上半年资本不断涌入茅台镇,上市公司尤为受关注。有业内人士指出,今年8月20日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召开一场与白酒市场监管有关的座谈会,其主题就是资本围猎白酒的问题,座谈会的目的是维护白酒市场秩序。当时这场会议除五粮液、洋河、水井坊、酒鬼酒等上市酒企外,吉宏股份也参与了会议。

  业内指出,这场会议是监管部门对于资本无序进入酱酒现象的摸底调查,给资本过分炒作降火。

  值得一提的是,8月26日,在仁怀市领导干部包保白酒产业综合治理暨环境突出问题整改工作动员大会上提到,要通过“兼并重组、整合关停、改造升级、转型发展”,对白酒产业来一场“瘦身革命”。显然,仁怀市正在整治生态环保污染的违法违规问题,以及白酒行业突出生态环境问题和“小散弱”现象。

  9月初,《仁怀市白酒产业综合治理三年行动方案(送审稿)》其中提到,从2021年起,通过三年努力综合治理白酒生产小、散、弱企业600家以上,到2025年,全市白酒生产企业总数明显下降。

  “白酒行业并不是一个快进快出的产业,这一领域不能过度资本化,还是要回归企业经营。”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认为,吉宏股份拟收购古窖酒业,很可能就是在蹭概念。一方面监管对于酒业过度资本化从宏观层面进行调控,其次,酱酒的高速增长期已经结束,进入了相对平缓的发展期间,投资收益率回落,这或许是上述企业退出的重要原因。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相对于产业并购,跨界并购的难度更大。首先是并购不熟悉领域里的资产,对于价值判断不一定特别准。同时在整合上要依赖于原有的管理团队,整合的难度要更大,这或许也是吉宏股份此次收购不被看好的原因。

分享到:

上一篇:金堂县赵镇市场监管所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
下一篇:宜宾筠连县:基地建设让中医药文化在校园落地生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