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网,食品行业门户网站,宣传食品安全发展,服务品牌创建品牌传播。食品行业影响力融媒体整合传播推广平台。
酒庄评选
您现在的位置:食品网 > 要闻 > 正文

酱酒行业首份企业内控标准背后,郎酒追求极致品质的决心多大?

2022-09-22 09:03        来源:中国食品网

  混沌的酱酒市场,最需要的就是一份确定性。

  01

  今年3月28日,《郎酒酱香产品内控准则》在郎酒庄园正式发布。作为酱酒行业首份企业内控标准,从原料选用到产销原则,该文件第一次将酱酒由生产到销售各环节的硬性标准上升到企业法规层面。而其发布,有深刻的社会根源。

  自2015年白酒复苏,酱香白酒头号选手茅台股价只用了不到5年时间,便一路从100元冲破3000元大关。

  30倍的造富神话令公众疯狂,酱酒也被捧上神坛。在巨头撑起的天花板下,即使无法复刻卓然的成功,这个领域依然有利可图。

  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酱香型白酒总产量约60万吨,仅占行业总产能的8%左右,但销售收入却高达1550亿元,利润逼近行业四成。

  受此诱惑,不但外部资本纷纷涌入酱酒行业,众多其他香型企业也开始积极发展酱酒业务,酱酒由此发展为白酒行业增长最快的品类。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4月到2021年底,就有巨人集团、海银控股、凯辉基金、中金资本、清流资本、娃哈哈等巨头“沾酱”。

  2021年7月,马云、孙宏斌豪掷百亿投资酱酒的传闻也引发了公众的热议。

  酱酒的大好“钱”程,吸引的不只是商界大佬。

  就在不久前,潘长江在直播中称“我和茅台董事长认识十几年,昨晚我把他灌醉,让他签合同给我的定价权”,这一言论遭到茅台官方否认,随后“潘长江涉嫌虚假宣传卖酒”的话题也上了热搜。

  而在众多电商平台上,也能经常看到打着“茅台镇原浆”旗号,售价仅为9块9的酱酒产品。

  要知道,一斤大曲坤沙,原料至少五斤粮食,加上人工、勾调、储藏、包装,卖价甚至不能覆盖成本。因此,食用酒精、酒糟残渣往往是这类产品的真实原料。

  除此以外,不少商家还将对人体有害的“发霉、长毛酒”,包装成“老酒”,诱使消费者对其投资价值买账。

  蹭产区、蹭历史,虚报年份与功能,以次充好,都是不良商家向消费者兜售品牌的手段,几十元的成本,卖出成百上千元的价格,而其中多数都是贴牌,并没有自己的工厂。

  有数据显示,2021年,仅酱酒主力产区仁怀,仁怀市新增酒类相关企业4508家,“贴牌”企业占比高达三成。

  2021年8月20日,市场监管总局召开“白酒市场监督座谈会”,讨论的核心问题就是“酱酒的无序扩张对行业中长期良性发展不利”。

  的确,如今酱酒市场已是鱼龙混杂,消费者不清楚手里的酒,到底价值几何;经销商对压在手里的货品,没有把握。

  一片混沌中,酱酒市场急需一份确定性。

  02

  事实上,光是了解酱酒对自然资源的刚性需求,就可以避掉许多雷。

  在四川盆地与云贵高原的交界处,流淌着国内唯一一条没有被开发的长江支流——赤水河,这里不仅是“红军四渡赤水”的发生地,地形、气候、水质、微生物也共同将其造就为酱酒酿造的绝佳场所。

  2019年,赤水河流域酱酒产能达到47万千升,占全国酱酒产能的85%,营收更是高达全国酱酒市场9成以上,是名副其实的世界酱酒核心产区。

  其中,茅台镇至二郎镇的49公里河谷,更是因将自然禀赋发挥到极致,被誉为中国酱酒的黄金河谷。

  然而,赤水河两岸山地居多,地势平坦、适合建造酿酒基地的位置有限。到2012年,吴家沟已是整片“黄金河谷”中唯一一块风水宝地。

  那一年,郎酒启动了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建造工程,意味着赤水河两岸的优质酱酒产能早已开发完毕。

  仅仅是产区一项,就能排除大部分伪装高端酱酒的“赝品”。而在郎酒近日发布的《郎酒酱香产品内控准则》(下称《准则》)中,还可以获得更多可参考的“鉴真”法宝。

  例如,《准则》规定,郎酒酱香产品只选用川南黔北的米红粱作为酿造原料——这种高粱粒小皮厚、支链淀粉和单宁含量高,经发酵后,能形成特殊的芳香化合物,让酒体丰满而独具风味,因此也是全世界范围内唯一能够酿造顶级酱酒的原料。

  又如,郎酒独具的酿制技艺——生长养藏,也被写入了这份纲领性的文件。

  生,即生在赤水河。指在原酒初生阶段,需应时当令,严格遵守大曲坤沙“12987”工艺,采用“六分”工艺,将7轮次原酒分为酱香、醇甜、窖底三种典型体,再经特级、优级、普级三个等级的划分,形成63种原酒。

  长,即长在天宝峰。初生原酒经管道托举,首先来到天宝峰十里香广场露天陶坛库储存一年以内,驯化野性,随后,再送至千忆回香谷中的88个巨型储酒罐,贮存1—2年,醇化生香。

  养,即养在陶坛库。在这个阶段,驯化原酒将进入金樽堡内的上万只陶坛储存2—10年。

  藏,即藏在天宝洞。《准则》规定,十年以上的优质原酒,方可优选进入天宝洞、地宝洞、仁和洞组成的天然藏酒洞群。

  基酒等级、储存年份等因素,也是各产品条线的划分依据。

  在《准则》中,青云郎、红运郎主体基酒贮存时长分别被锚定为17年和12年以上,对青花郎主体基酒的界定则为7年。此外,还有针对红花郎15、红花郎10等产品的专门规定……

  事实上,上述内容仅仅只是该文件的冰山一角。这是一本精确到毛细血管的“操作手册”,不仅为郎酒酱香产品生产提供了统一纲领,同时也为其他酱酒企业的生产、经销商的选品、消费者的购买,提供了一个富有价值的参考体系。

  03

  当然,企业制定标准并不罕见,能不能严格执行是另一回事。

  拿《准则》来说,一轮“生长养藏”至少耗时8年,8年当中,每天消耗的都是存货。这便引出了酱酒企业面临的头号问题——产能和储能。事实上,唯有数倍于年销量的产能和储能,方能保证郎酒《准则》的落地。

  而数据显示,随着郎酒庄园规划的五大生态酿造区的陆续投产,到2022年,郎酒新生产酱香白酒4.5万吨左右,预计明年年产能将提升至5.5万吨。

  按照实际生产情况,预计到2022年10月,郎酒酱香白酒储酒量将达到17.5万吨左右(53%voL)。同时,郎酒优质酱香白酒储酒量也将在2026年底,超过30万吨(53%voL)。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郎酒吴家沟·二期、二郎·红滩生态酿酒区投产仪式上,汪俊林就曾表示,“我到郎酒20年,没有一天放弃过扩产、储酒!”

  如今,比肩茅台的产能、储能规模,加上“两快一慢”的销售原则,犹如两架马车,保证着郎酒品质系统的平稳运行,也给了郎酒发布《准则》的底气。

  为了“防范”自己“顶不住诱惑”,郎酒甚至还制定了一项新传统——在每年重阳下沙之时,公布“当年储量”“次年产量”“次年市场计划投放量”三项数据,全方面透明化,通过全社会的监督,进一步守住品质。

  2021年,酱酒行情紧俏,年中更出现红花郎供不应求,经销商四处奔走,要求发货,但郎酒愣是将酱香白酒销量控制在1.1万吨。

  “消费者是会算账的!当谎言被揭穿的时候,品牌就会受到致命的伤害。”汪俊林表示,“品质才是郎酒行稳致远的根和魂。我们坚信,只有产能、储能上规模才能确保品质,只有品质才能与消费者一起走向未来。”

  在浮躁喧嚣的市场中,如何拒绝投身虚假的繁荣,考验着一家企业的定力和良心。如何在行业乱象丛生之时,发出强力信号和鲜明态度,带领同行走正道,检验着行业领头羊的价值取向。而郎酒“正心正德酿好酒”的表态,以及发布行业首个内控准则的举动,都使其在行业内受到一致的赞许。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表示,《郎酒酱香产品内控准则》一方面有利于提高企业内部的管理体系建设和产品质量水平,强化全面质量管理和全员质量管理意识,另一方面,将企业不断追求卓越的质量观和产品的实际质量水平公之于众,自觉接受社会监督评判,真正做到维护广大消费者的知情权,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举措。

  品质是酱酒竞争的本质,工艺水平、产储规模、产销节奏是竞争的几大维度。随着行业的发展,规模化的品质品牌将成为消费者的首选。

  届时,更高的产品品质、更严格的产品标准、更强大的产能储能保障、更透明的品质管控及市场投放,必将带来郎酒品牌的价值回归。

  文/中国食品报中国酒周刊报道

分享到:

上一篇:四川泸州:郎酒泸州浓酱兼香产区初秋时节酿酒忙
下一篇:居民房内藏着30多种“保健品” 执法人员:含那非类物质 已立案侦办